樱桃黄网

By admin

头顶的弥天之眸,虚影扭曲、折叠了一下,弥天之眸的影子,就这么涣散掉了。

灵魂连接,也彻底断开了。

司邑天坐在化魂池里,感觉到秦纤的弥天之眸彻底消失的那一刻,再也不必压抑,再也无需伪装,他蓦然间抬起头来,一双浅灰色的眸子里,汹涌着森然的鬼气,弥漫着极为恐怖的杀戮气息。

“啊啊啊——”

他额角的青筋还有颈侧的大血管,同时暴突而起,嗓子里迸发出鬼王一样的低吼。

仿佛是一种情感的宣泄。

跟像是给心中的痛苦情绪,找一个出口。

“轰”“轰”“轰”

围绕着他的身体,化魂池之内,蓦然间升起了三道丈许粗的血色水柱,一直冲到了鬼域的半空中,就连灰暗的天空中,那一轮并不明亮的鬼日,都被这刺目的红光和无边的鬼王力量给遮掩住了光辉。

司邑天的身体不同于常人,他的体内,一共有七百二十个鬼之穴窍,在这一刻,樱桃黄网化魂池的力量和红色能量光球的力量,都像是疯了一样,往他体内七百二十个鬼之穴窍内奔赴狂涌。

这一刻,他不再是人,更不是鬼胎,而是从里到外、从身到心、从情绪到灵魂,都彻彻底底的化身为鬼了。

通过接受无间鬼王的传承,而让身体得到彻底的鬼化,拥有足以拯救这个礼乐崩坏世界的力量,以获得理想中的正义和和平。

vickie在课堂上

这就是他舍弃鸿蒙帝国的一切,来到鬼域的真正原因。

“为什么,我是你兄长,你却不听我的!”

司邑天浅灰色的眸子,变成了深灰,一如鬼域那永远灰暗的天空,“为什么会喜欢上那种女人,为什么会听她的,受她的挑拨?”

内心的疑问,怎么也解不开,转而化为一股强烈的戾气。

身入无间,至此成鬼。

情绪激动之下,他索性豁出去了,不再小心翼翼,而是一次性爆发出七百二十个穴窍,自毁式地吸收着这股传承力量。

破坏!

毁灭!

连自己,一起搭进去。

对这个世界狠的人,对自己,往往才是最心狠的。

司邑天把自己逼入了真正的绝境之后,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崩溃边缘,全身七百二十个穴窍孜孜不倦地往外流血,他的心跳,也因为激愤的情绪,跳动的速度,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极限,甚至是鬼族的极限。

第一次,他如此真切地体验到了,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感觉。

濒死之际,他内心深处,想到的是谁?

母亲元妃?

司邑天摇头,不是。

妻子如夏?

司邑天冷笑,肯定不是。

儿子司宸?

司邑天无奈,他走的时候,那孩子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,他甚至于连儿子长什么样,都快要不记得了。自然,也不是。

父亲司衢?

司邑天嘲笑,别开玩笑了,司衢真正意义上,根本算不上是他的父亲。一无血缘关系,二无应有的疼爱。司衢把所有对儿子的宠溺和纵容,都给了司弑天那个智障。

弟弟御天?